黑丝袜网 - 国内最大最全专业门户网站!

黑丝袜网

难以启齿 小姨子套丝袜时我按耐不住

时间:2012-03-17 20:30来源:网络 作者:佚名 点击:
我迷迷糊糊的大脑一下子沸腾了起来,我几乎是想都没想就一下子把她捺在了床上,吻她,在她身上到处乱摸。小慧开始给吓呆了,等她明白过来了,就拼命地反抗,边反抗边说:“住

小姨子套丝袜

  她坐得离我很近,香水味飘到我鼻子里,窗外的阳光照在她雪白的腿上,纤毫毕现。我迷迷糊糊的大脑一下子沸腾了起来,我几乎是想都没想就一下子把 她捺在了床上,吻她,在她身上到处乱摸。小慧开始给吓呆了,等她明白过来了,就拼命地反抗,边反抗边说:“住手,你再不住手我给我姐说了!”

已婚的男人,心下总是暗存着小姨子情结的。小姨子形如妻子,很容易让做丈夫的“由此而及彼”。在男人看来,小姨子比妻子更加可人的地方在于,距 离产生的美,这距离,不太远又不太近,恰到妙处。小姨子既非妻子式的熟稔如指,也非妹妹式的任性无度,更非情人式的甜腻娇媚,只是一种日久相处后,亲情加 友情加那么一点不可言说的心动,一种心灵深处某种情愫的寄托。

男人对小姨子的浮想联翩,不止于因联姻关系而造就的姐夫的“贼胆”,还在于男人本来对小姨子的“贼心”。幸好,绝大多数的男人,或者因为夫妻情深,或者自己德修深厚,或者小姨子已作他人妇(或女友),自己的“贼心”才得以放在自己胸里,悄悄跳动……

夏天穿着暴露的小姨子

小姨子很漂亮,比我小四岁。岳母家在武昌,而她在汉口上班,来去坐公交车要近三个小时,很不方便,而我家离她单位走路只有十分钟的路程,所以妻子特意在家里给她收拾了一间房子,让她长住我家。

小姨子生性活泼,特别爱赶时髦追求时尚,她在我面前总是大大咧咧的,有时弄得我很尴尬,她从来不叫我姐夫,而是叫我哥。有一次我们家来了客人, 吃饭时别人就问她:小慧,姐夫就是姐夫,你干嘛总管你姐夫叫哥呀?她就咧着嘴说:什么姐夫,好难听,我们单位里那些人都喜欢拿姐夫小姨子开玩笑,说小姨子 姐夫被窝里一家亲什么的。她说得大大咧咧,客人听得瞠目结舌,我也弄得面红耳赤。

小姨子总喜欢穿那些暴露的衣服,有时手一抬,能露出二分之一的腹,腰一弯,能露出三分之二的背。我是个现役文职军官,有时看不过眼了,就说她:“小慧,你穿这身到单位就不怕别人说你呀?”

她听了就一瞪眼,“是你自己看不下去了吧?现在女孩不都是这么穿吗?”弄得我很没趣,只好灰溜溜地走开了。

难以启齿的丝袜事件

小姨子就这么像个小孩似的在我们家张扬地生活着,直到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件很难启齿的事情。

那是个夏天的中午,妻子因为单位有事没回来,我和小姨子一起吃了午饭后,我就去睡觉了。睡得半梦半醒时,突然觉得边上有人,睁开眼一看,小姨子 坐在床头,正在往腿上套丝袜。我问她干什么?她说单位领导真是变态,下午有省公司的来检查工作,大夏天的非要我们着制式套装穿长袜,我哪儿有呀?只有借姐 姐的穿。


她坐得离我很近,香水味飘到我鼻子里,窗外的阳光照在她雪白的腿上,纤毫毕现。我迷迷糊糊的大脑一下子沸腾了起来,我几乎是想都没想就一下子把 她捺在了床上,吻她,在她身上到处乱摸。小慧开始给吓呆了,等她明白过来了,就拼命地反抗,边反抗边说:“住手,你再不住手我给我姐说了!”

我一下清醒过来,傻在了那儿。小慧就势摆脱了我,抓起衣服冲出门外,“咣”的一声把我家的门狠狠地带上了。

我呆若木鸡,懊悔一下子涌上了心头。我在暗骂自己,怎么能对她这样做!完了!

就算她不告诉她姐姐我老婆,但我和她之间的良好关系算是完了!我下了班故意在外边呆了很久,估计妻子睡了,才溜了回来。以后的几天里,虽然妻子 什么也没问我,像是小姨子没跟她告状,可我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,生怕东窗事发。小姨子连着好几天没来我家,直到妻子有一天觉得不对劲了,说怎么这么久没见 小慧来了。给她打了电话,她才来,她刚进门那一刻,我羞得无地自容,头都不敢抬。可她好像什么也没发生,照样和她姐亲密无间地说话,我就找了个借口溜走 了。

小姨子借洗澡试探我

以后小慧又和以前一样,常来我家住了。她对我还是那么随随便便的,除了尽量避免单独和我在一起,好像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。可我却老是觉得别 别扭扭的,她越是什么也不提我越是心虚,有时见她回了家,会不知所措地胡问一句:你回来了?弄得妻子很是奇怪,说最近你怎么怪里怪气的,什么时候和小慧变 得这么客气了?她这一问,我更是紧张,越是想装得没什么,越是像在做贼,一天到晚心里装着事,人也恍惚起来,每次穿军服时对着镜子骂自己:配穿这身军装 吗?真不是个人!

一天晚上下班回家,小姨子正在做饭。她跟我说老婆今天接待客户不回来了。吃饭时,我几次想向小姨子道歉,都被小姨子把话题岔开了。吃完了饭收拾完了,她说天热要去洗澡,我就忙躲进书房看书。正在心神不定时,听见小姨子叫我:“哥,帮我把写字台上的羽西润肤水拿来!”

我听了吓了一跳,出了书房一看,天,卫生间里冒着蒸气,水哗哗地响着,小姨子洗澡竟然不关卫生间的门!我进退两难地站在那儿,心“咚咚”直跳, 紧张地直出汗,可这次的紧张与上次完全不同,这次的紧张,确切地说是怕,怕小姨子有什么不良的冲动了。我正在那儿犹豫,小姨子又在那儿催了,“哥,你快点 呀!我急着用呢!”

我一咬牙说:“小慧,你把卫生间的门关上,我把润肤水放在门口,你自己拿吧!”

她却直催:“不!你给我送进来!”我有点不高兴了:“小慧,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正常了?上次是我错了,可你别把我真当成那种人了!我上次是一时失态!”

这时,一件让我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!小姨子哈哈笑着从卫生间里跳了出来,身上穿着整齐,腰上还系着洗碗时的围裙呢!

我正要问她在搞什么鬼,她却诡秘地一笑,说:“给你讲个故事吧,故事说的是有一个穷少年在一个教堂里打杂,有一次他偷了教堂的银餐具,事后他很 后悔,把银餐具偷偷地放回了教堂,但他总是感到自己犯了罪,每天忐忑不安。洞察了事情原委的牧师就故意出远门,把少年一个人留在教堂,走时将金库的钥匙交 给了少年。少年精心地守护着一堆金币,没有想过从中拿走一文。当牧师回来,少年把钥匙交还给他时,再也不感到自责,他又成了一个高尚的人。”

我立刻明白了她的良苦用心,没想到我这个外表随意的小姨子竟是个如此深知人心的女孩!小姨子见我明白了,对我说:“哥,开始我很生气,后来看你 那副难受的样子,我细细一想,知道你也只是一时冲动,你别再想那事了,女人都是很敏感的,不然真让我姐怀疑了,就会变成真的伤害了。你今天表现不错,还是 我心中那个让我敬重的大哥!”

小姨子从此在我心里,真的成了我的亲妹妹。多日之后我悄悄问她:“小慧,要是那天我举止失当,你会如何?”她睁大眼说:“一、会动员我姐和你离婚;二、你没看见我当时手里拿着一瓶防狼喷雾剂?!”

(责任编辑:HeiSiWa.Net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